加拉蒂纳的圣卡特琳娜·德·亚历山德里大教堂

加拉蒂纳(Galatina)位于奥特朗托(Otranto)和加里波利(Gallipoli)之间,这座城市即使在战后,也依然举行如Tarantismo这样的古老异教仪式 。我出于好奇,专门拜访了这座城市,在萨伦托市中心众多的奇观美景之中,我发现了圣卡特琳娜·德·亚历山德里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Caterina d’Alessandria)。

这座采用玫瑰色石头打造的罗马式大教堂融汇了哥特式和拜占庭式等元素,它与省会的经典巴洛克式教堂完全不同,蕴含了丰富趣味的历史。

首先,这是一个梦想的化身:是富有而强大的封建领主雷蒙德洛·奥斯·德·巴尔佐(Raimondello Orsini del Balzo)的梦想, 他在1383年和1385年期间下令建造,并于1391年将其委托给方济各的神父。将这座教堂奉献给圣卡特琳娜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因为圣卡特琳娜具有东方的根源,同时还考虑到在这片偏远的土地上,拜占庭仪式在当时极为盛行。据说,从十字军东征回来的雷蒙德洛在西奈山(Sinai)停留,参观了存放圣人遗体的修道院,用计谋扯断了圣人的手指,然后决定为她建造一座教堂来保护圣物。

实际上,建造大教堂的意图源于不同利益的融合。由于当时处于一个动荡的时代,这位富有的封建领主想让他的教堂成为反映特定政治项目的镜子。一方面,他希望从加拉蒂纳向国王首都那不勒斯发出挑战,为国王拉迪斯劳·安如·杜拉佐(Ladislao d’Angiò Durazzo)提供其强大的财富与权利,证明自己才是国王。另一方面,打算让大教堂成为拉丁教众的驻地,从而加强与教皇乌尔班六世(Papa Urbano VI)的重要联盟。

Central rose window of the facade of the basilica of Saint Catherine of Alexandria, Galatina. Photo: Nicolì.

因此,建造教堂是一种政治行为,为了巩固其封建权利,与教皇展开接触,同时充当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桥梁。 但是雷蒙德洛在1406年逝世,他的妻子 玛利亚·德·恩盖恩(Maria d’Enghien)与方济各会修道士达成协议,继续建造大教堂,从锡耶纳和乔托学校招募了众多工人来完成,充分体现了整个项目的实力。

在进入教堂之前,我停下来观察了一下外部正面:三个木门上装饰着使用莱切石材雕刻的饰带,门上的三角楣饰描绘了十字架与两侧的圣波罗和圣弗朗西斯。宏伟的中央玫瑰窗中间有十二道光束,在彩绘玻璃上展示了赞助人安如·杜拉佐和德·恩吉安·布赖恩(D’Enghien-Brienne)的徽章。主大门的下楣描绘了耶稣及其门徒,而有右边的大门上雕刻了如今已难以辨认的希腊语铭文,见证了修建人的天主教信仰如何淹没了古希腊文化。

Interior of the basilica of Santa Caterina d’Alessandria, Galatina. Photo: Nicolì.

但是,跨过入口大门的门槛,才会真正让人屏住呼吸。三殿大教堂内部异常雄伟壮观。中央大殿最为宽敞,并逐步抬升,最后形成一个壮美的十字拱顶,四周到处可见柱子、柱头、拱顶、墙壁和完全被壁画覆盖的背面。由于当时文字是少数人的特权,所以需要使用图像,为此,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图像化的识字教材,一种“教理问答”,其主要作用是向人们讲述故事并告诫他们。壁画分为九个组别 ,由不同的艺术家团队打造,展示了不同的风格和技术水平,但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宗教依然崇尚拜占庭和东方风格的地理区域内,却展现了全新的艺术形式。很难详细描述这些图像组别中数不胜数的标志和意义,因为每一个都具有其内在连贯性。

同样神秘的是教堂内最大的空间区域专门以天启为主题,仿佛给整个项目一种“重生”的感觉,表示在雷蒙德洛·奥斯·德·巴尔佐王朝统治下整个领土的“重生”。事实上,在玛利亚·德·恩盖恩和她的儿子乔瓦尼·安东尼奥(Giovanni Antonio)的带领下,塔兰托公国将经历一段盛产时期,成为奢华精致宫廷生活的中心。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圣卡特琳娜·德·亚历山德里大教堂是一个梦想的汇总,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政治野心的综合体,能够促进习俗的拉丁化和东西方之间的和平复兴。我建议大家都来参观,沉浸体验其悬浮的氛围中,享受美轮美奂的壁画,警告世人文明不是极力捍卫自己的价值观,而是为他人搭建一座桥梁。

Vault, Basilica of Saint Catherine of Alexandria, Galatina. Photo: Nicolì.

查看其他类似攻略

中世纪壁画宗教建筑普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