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i美术馆

Renato Leotta, Lighea, 2020, exhibition view, Galleria Fonti, Naples. Photo: Amedeo Benestante

Fonti美术馆支持国内外艺术家通过各种载体表达自己。

其艺术项目专注于探索诗意概念主义的语言和研究。美术馆于2004年6月开业,同时还举办了德国艺术家Christian Flamm的展览。

此后,还举办了其他艺术家的展览,如: Manfred Pernice、Peter Coffin、Lorenzo Scotto di Luzio、Delia Gonzalez & Gavin Russom、Birgit Megerle、Nicola Gobbetto、Seb Patane、Giulia Piscitelli、Eric Wesley、Piero Golia、Kiluanji Kia Henda、Michel Auder、Marc Camille Chaimowicz、Daniel Knorr、Marieta Chirulescu、Renato Leotta、Constantin Thun和Salvatore Emblema。 Fonti美术馆也合作创作新作品,在意大利和国际公共活动中为艺术家提供支持

Shōzō Shimamoto in conversation with Christian Flamm, Piero Golia, Daniel Knorr, Eric Wesley, 2018, exhibition view, Galleria Fonti, Naples. Photo: Amedeo Benestante
“与艺术的第一次接触对我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启示。”

五问五答– Fonti美术馆

您对所从事领域的艺术系统的未来有何设想?您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您对所从事领域的艺术系统的未来有何设想?您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VR(虚拟现实)和社交媒体颠覆了当代艺术市场,彻底改变了艺术创作、消费和分享的方式。预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艺术家将继续使用绘画和雕塑等“传统”媒介,挑战之一将是如何能够传达艺术家作品的直接体验。

美术馆中展出的艺术为当代社会带来了什么价值 今天的意大利美术馆馆长扮演着什么角色?

提高公众意识并将公众视为其同时期重大问题的主角,提出连续的、新的和新颖的论题。今天美术馆馆长的角色是能够在当前的主题潮流中,传达和具体化个别艺术家的研究,并将其置于市场系统内。

您是如何开启了艺术生涯?

与艺术的第一次接触对我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启示。 15 岁那年,我第一次参观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在那里我惊讶地看到了安迪·沃霍尔的三部作品《FATE PRESTO》,作品复制了《Mattino》报纸的页面,我在这个日报上阅读了马拉多纳的传记。后来我与 Diego Cortez 合作并在 Neu 美术馆工作。

迄今为止,您职业生涯中渡过最复杂,最快乐的时刻?

最困难的时刻无疑经济金融危机之后的时刻,从2008年年中开始一直持续到2009年,一切都停止了。最快乐的时刻是 2020 年第一次封锁后,新老收藏家标明他们对美术馆计划的兴趣,并一直陪伴着美术馆进行新调整。

哪个是您的美术馆受到最意外的访问?

2016年,在苏尔塔法拉(Solfatara)火山进行安哥拉艺术家Kiluanji Kia Henda的特别项目之际,我接待了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他是一位艺术评论家,是当代艺术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在17年的工作生涯中,我有幸在那不勒斯的美术馆接待了许多国际艺术体系中最重要的人物。

阅读完整内容

艺术家

  • Michel Auder
  • Marc Camille Chaimowicz
  • Marieta Chirulescu
  • Peter Coffin
  • Salvatore Emblema
  • Christian Flamm
  • Nicola Gobbetto
  • Piero Golia
  • Delia Gonzalez
  • Delia Gonzalez and Gavin Russom
  • Kiluanji Kia Henda
  • Daniel Knorr
  • Renato Leotta
  • Fabian Marti
  • Birgit Megerle
  • Seb Patane
  • Manfred Pernice
  • Giulia Piscitelli
  • Gavilán Rayna Russom
  • Constantin Thun
  • Eric Wes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