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别墅,里瓦尔第(Livardi),那不勒斯

Sala di Venere,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Livardi, Naples. Photo: Giancarlo Izzo

去年春天,我有幸受到Eleonora的邀请到访其迷人的乡村别墅。从进入庭院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心醉神迷了,在庭院四周,古老的工作场所在灰尘和蜘蛛网的发光薄纱下静静沉睡。我穿过已没有牲畜的整齐马厩,依次经过葡萄收集室内一台巨大且安静的的压汁机,大型厨房和废弃的洗衣房,马车库和工具棚,以及用于收获果实的空仓库。从巨大的地下酒窖往下穿过狭窄的螺旋楼梯来到黑色的冰块深渊。而回程的道路就像从一个古老的未来空间中重生。我无法说清楚自己来到了一个尚未被熔岩覆盖的古罗马农场,还是处于一个绿色和可持续的全新发展城市的原型中?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Photo: Massimo Listri

在主楼层,地板上的黑白几何图案将目光导向墙面与具有植物图案的挂毯上。从窗户可以眺望延绵不断彩虹般的绿色斜坡,并把我吸引到阳光充足的露天,面对壮观的维苏威火山美景。意式花园生机勃勃,小树丛和百年老树整体排列引导我们去探索阿卡迪亚神庙,营造唯美透视图案。橡树在棕榈树与柏树林中宛如烟花般绽放;遍布整个山坡的榛子林矗立在路旁指引着方向。时间随着脚步流逝,我沉醉地聆听着自然的声音,不愿再追逐世俗烦嚣。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Photo: Giancarlo Izzo

在 18 世纪中叶,奥拉齐奥·马斯特理利(Orazio Mastrilli)以其构思打造别墅,在更古老的建筑上构建,名字以及嫁妆可以追溯到他的侄子文琴佐与来自萨勒诺的贵族Francesco Saverio De Clario的婚礼。1920年的业主Filangieri di Candida Gonzaga 伯爵以其不凡的品位和激情,让该庄园在上世纪的灾难中得到完好的保存。里卡多随后和Eleonora de Clario di Finocchito结为连理,他掌管那不勒斯以及省会的国家档案库,为国家收购了南方主要家族的文件寻回了弗朗西斯二世流放到德国后完成的《波旁档案》,并顽强地捍卫了那不勒斯档案馆的第一个宝藏——安茹总理府(Cancelleria angioina),直到在那不勒斯的四天里目睹了它被纳粹摧毁。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Photo: Giancarlo Izzo

里卡多的儿子安吉里奥(Angerio),是完美女主人的父亲,曾担任波尔蒂奇农业学院的农业规划和领土组织(Pianificazione Agricola ed Organizzazione del Territorio alla Facoltà di Agraria di Portici)的全职教授,欧洲经济委员会城市发展领域的代表,也是《索伦托-阿马尔菲半岛景观规划》的合著者那不勒斯费德里科二世大学收录了由他撰写的《坎帕尼亚历史、艺术和自然遗产的清单》,因为是特定的欧盟项目,公众可以通过网络访问查阅

我会一直写下去,让这种神奇的恩典永不消逝。

Villa De Clario Filangieri de Candida

查看其他类似攻略

坎帕尼亚琼楼玉宇那不勒斯